您的位置:金沙澳门39159.com > 农业频道 > 中国高尔夫球场大清洗 北京四个月关闭12家球场

中国高尔夫球场大清洗 北京四个月关闭12家球场

2019-10-11 16:58

中国高尔夫有太多的“为什么”???这是原中高协秘书长、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在一次全国性行业论坛上的开篇演讲,同时,它也代表了所有高尔夫业内人士当下的心声。政府为什么要对高尔夫球场采取限禁措施?为什么又屡禁不止?清查之后,产业的发展将走向何方?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崔志强。 为何要限禁高尔夫 “ 2004年,国务院发布文件将高尔夫球场列入了用地禁区,这是政府首次对高尔夫产业进行强力施压,社会批评舆论也接踵而至。所有业内人士都在问:高尔夫到底得罪了谁?崔志强认为,政府和民众对高尔夫产生负面情绪的原因至少有两点。 首先,民众对高尔夫形成的误解在漫长的过程中不断发酵,最终形成了暴发性释放。众所周知,高尔夫运动在中国属于“贵族运动”,打一场球动辄一两千元,球具装备还要以“奢侈品”的名义缴税,这些都使高尔夫运动和普通工薪阶层之间产生了鸿沟。此外,在很多本土影视作品中,经常能见到一些反面人物在球场挥杆,他们在影视作品里做出的炫富行为让人产生了反感。因此,民众很容易将“为富不仁”与高尔夫形成潜意识的关联,提到“高尔夫”三个字甚至就联想到洪水猛兽。 其次,主流媒体近期对高尔夫球场侵占耕地、浪费水源和污染环境的行为进行了报道,政府当然不能坐视不管,限制高尔夫产业可以适当地缓解社会舆论。而且,高尔夫毕竟是一个小产业,适度地限禁和打压都不可能对社会构成重大影响。 为何又屡禁不止 “ 听起来有些讽刺,从2004年至今,在限禁令下,中国高尔夫球场增加了400多家。事实证明,高尔夫球场建造不但屡禁不止,甚至还有突飞猛进的态势。其实,造成这种情况并不是限禁令本身的问题,崔志强分析,市场供需关系和政府宏观经济政策调控在不同的阶段对高尔夫球场的增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98年以前,在国内打球的人大部分都是外籍投资商,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在企业密集区批准了一些球场的修建。在2000年至2003年之间,球场增长开始提速,在2003年至2004年之间,出现了增长一个高峰。那年正值“非典”暴发,很多有经济实力的人为了追求健康的休闲环境加入了高尔夫运动的行列,市场需求随之剧烈攀升,球场建设也快马加鞭。市场的供需关系是促成高尔夫球场建造热的主导因素。 2004年之后,国内通货膨胀势头开始严峻,制造业营商环境“不给力”,“三驾马车”中的出口和消费出现疲软态势。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开始调整,对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开始加码,高尔夫球场作为房地产的配套设施顺利地绕过了“雷区”,大踏步地向前冲。 “从2004年至今,引导高尔夫球场建造热的主要驱动力来自于某些地方政府的支持,为了能获得更多的GDP增长,他们对高尔夫球场开了绿灯。”崔志强说。 崔志强表示,可以预见的是,今后球场建设的门槛可能要被抬高,管理会更加规范,这对所有行业从业者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宏观经济形势下中国高尔夫运动的发展方向”???崔志强的这个演讲为高球从业者梳理了这十年来高球发展的来龙去脉,用趋势分析法解读了中国高尔夫的几个“为什么”。

  发端于苏格兰的高尔夫运动,于上世纪80年代被引进中国后,却逐渐发展成了“富人的游戏”,成为一种身份象征。

  而为了彰显这种身份象征,国内的高尔夫球场往往大多讲究“贪大求全”,占地规模很多都在1200亩以上。问题也就接踵而至,违规占用土地甚至耕地,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水资源浪费严重……

  尽管国家近十年连发了11道禁令,中国高尔夫不但没有得到限制,反而逆势飞扬,迅猛增长。2014年,高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真正落下。这是国家有令必行、有禁必止的一大措施,也是高尔夫行业的拐点。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高悬在高尔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在2014年真正落下。

  再过半年,确切地说是到2015年6月30日,如果你是一个资深高尔夫球友,你会发现原来的俱乐部或许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也或许有了新的合法身份。

  从2014年7月开始,全国掀起了一场高尔夫球场整治运动,而这次整治也被业界称为继2004年之后的政策紧箍咒。

  政策紧箍咒源于一份官方文件——2014年7月前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发改社会[2014]1496号)。

  该文件明确,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

  与以往禁令不同的是,这次整改给出了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取缔类球场必须在2014年12月31日结束,退出和整改工作则都必须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

  禁令之下,中国的高尔夫球场将何去何从?关闭或退出的球场,其会员的利益又该如何维护等问题,值得关注。

  利剑落下

  1月19日,上海国际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球场接到了上海市青浦区环保局发来的退出通知。

  成立于1990年的上海国际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是上海乃至华东地区第一个国际标准的18洞高尔夫球场。

  因地处上海市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内,依据水污染防治法及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的上述通知精神,青浦区政府要求,该球场必须于2015年3月31日前退出。

  这个消息对于上海国际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的会员们来说很是突然。但实际上,一场清理整顿高尔夫球场的行动早在2014年就已经在全国多地悄然展开。

  “四川高尔夫球场除麓山和牧马山以外,全部接到整改通知,四川高尔夫或将几乎全军覆没。”1月8日晚,中国业余高尔夫球员刘强在其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令他“稍感遗憾”的消息。

  曾在北京一家高尔夫球场管理层任职的王猛(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由于受冬季气温所限,一般每年12月到来年3月,北方大多高尔夫球场都会歇业;但此轮球场封场检查,主要是为了配合政府整改要求,进行环境评测。

  地处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外的观唐高尔夫俱乐部,2014年9月19日突然宣布关闭。当天,该俱乐部的部分球道就开始被铲除。

  据媒体报道称,自2014年9月至年底,北京至少关闭了12家高尔夫球场。

  与此同时,最早兴建高尔夫球场的广东,也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清理整顿。

  在广东省政府拟定的100家需要进行清理整顿的高尔夫球场名单中,5家将被取缔,8家退出,7家撤销。

  中国这次对高尔夫球场的整顿,甚至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华尔街时报》评价认为,这次整顿可不是“一阵风刮过”。

  关于这次达摩克利斯之剑真正落下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说,中国高尔夫从引进伊始就被神秘化、高端化,而纵观这些年中国高尔夫的发展,其不仅消耗诸多社会资源,也成为很多腐败行为的避护所。

  当然,中央政府祭出重拳整治,并不是要全面禁止这项运动,而是要使其朝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挤出泡沫

  要真正探究中央政府重拳整治高尔夫行业的意图,还得从高尔夫在中国的30年“妖魔化”之路说起。

  “必须承认,在高尔夫发展的这30年里,确实也经历了无序发展的阶段。”崔志强说。

  崔志强,原中高协秘书长,经历过中国高尔夫从引进到飞速发展再到如今的困局,在提到与中国高尔夫有关的政策时,他将其分成了三个时期:开放、限制和关闭。

  高尔夫是改革开放的一个配套产物——为了吸引外商。那时的高尔夫,就像当时建造的五星级酒店、国际机场一样,其实就不是给大众准备的。渐渐地,高端、奢华、上流社会等词汇就成了高尔夫的标签。

  而随着一些高级官员开始打高尔夫,1995年前后,社会上开始出现了另一种声音,认为,高尔夫球场已演变成政府官员和商人之间权钱交易的浑浊场所。

  在崔志强看来,这段时间国家政策方面已经开始限制高尔夫的发展了。

  其实,自1993年开始,国家就隔三岔五出台各种相关的政策法规,限制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且力度在逐年加大。

  至于“关闭”,则源于2004年出台的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政策。

  十年之后,2014年国家对高尔夫球场的整顿被崔志强认为是为高尔夫行业挤出泡沫的一个大动作。

  尽管这次整治被媒体冠以反腐的名义,但在崔志强看来,这次整顿也是本届政府有令必行、有禁必止的一个措施之一。

本文由金沙澳门39159.com发布于农业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高尔夫球场大清洗 北京四个月关闭12家球场

关键词: